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司法快迅 >> 文章正文
广东徐闻县粮食窝案续:建小金库挪用挤占1600万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广州日报  阅读:

    广东徐闻县粮食窝案续:建小金库挪用挤占1600万

    粮食集团擅自抛销万吨储备粮 设小金库挪用挤占卖粮款1600多万元 局部地方粮仓“空仓”令人警醒

      8月17日下午,湛江市纪委召开全市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情况通报会,通报了今年查办的6宗违纪违法典型案件,其中,发生在徐闻县粮食系统的两起案件引人关注。

    目前,徐闻县粮食案件的处理结果是,三位主要领导干部被撤职或免职。在徐闻县粮食集团公司擅自抛销储备粮、挤占农发行储备粮信贷资金中,负直接领导责任的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李×育被撤职;因为在骗取国家财政军供粮差价补贴511.8万多元案件中负有直接责任,徐闻粮食局局长李×玉被撤职;农业发展银行徐闻县支行原行长邹×玉被免职。坊间有言称:徐闻“三玉”被破。

      粮食所系事大,粮食安全关乎国计民生。去年3月,“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全国“两会”上提交政协提案,反映中国存在局部的地方粮仓“空仓”。发生在徐闻县粮食系统的案件,再次令人警醒。

      至今,湛江市纪委已经连续三年召开案件通报会。通报典型案件,是湛江市纪委推出的有力举措。湛江市纪委相关人士表示,通报查办的典型案件,认真剖析案件的原因教训,进而发挥典型案件的警示教育作用。今年是湛江市重大项目建设年,为更好地促进重大项目的落实,湛江市纪委加大反腐倡廉工作力度,确保“工程快上马,干部不落马”。

      东窗事发

      雄心勃勃

      如果不是东窗事发,李×育还是当地有名的“优秀企业家”,风光无限。从1999年8月出任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总经理至今,恰好10年。从徐闻县人大代表,到湛江市人大代表,再到徐闻县政协常委,李×育一路顺畅。

      东窗事发

      万吨储备粮发现被抛售

      在徐闻,粮食企业集团公司是当地几个重要的大企业之一。“集团本部在近几年资产增值了1680万元,营业额每年突破1亿元,扭亏为盈,连年盈利。”在公司办公楼的宣传栏这样介绍。各种奖章证书,也挂满了橱窗。

      这家企业出事在去年9月。徐闻县政府紧急请示湛江市政府,提及“前段时间,省财政厅、省农发行对我县储备粮食实施查库时,发现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公司抛售储备粮16284吨,占用储备专款2037万元,现省政府要求在9月底补库完毕”。请示称:“我县财政十分困难……我县特请求市财政局紧急预借储备粮补库专款2000万元。”

      湛江市市长接到请示后,做出对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公司违规抛售储备粮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的批示。随后,湛江市纪委、监察局组织调查组进驻徐闻,对李×育展开调查,李×育本人也被停职。

      储备粮是政府储备的粮食,用于调节社会粮食供求总量,稳定粮食市场,以及应对重大自然灾害或者其他突发事件等情况。我国的储备粮制度分中央、省、市、县四级。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承担着省、县两级粮食的储备任务。

      雄心勃勃

      千万元建粮食储备仓库

      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现任总经理李爵告诉记者:“粮食企业集团的职能主要是管理省级县级的储备粮,稳定和调节这个地区的粮食,稳定平抑特殊时期的粮食价格。”他说,过去几年,粮食企业集团的经济效益在当地算不错的。

      李×育被停职后,徐闻县国有资产管理局纪委书记李爵奉命改任国资局副局长,兼任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总经理。

      李爵介绍说,根据规定,能够储存1万吨以上的粮库才能够储存省级储备粮,徐闻县符合该标准的省级储备粮粮库有1个,储存量在1.2万吨左右。

      徐闻县粮食集团储备库位于徐闻火车站旁边,是李×育在任期间的大手笔,2002年开始建设,2003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李×育手书的“徐闻县粮食集团储备库”几个大字,刻在储备库的大门上。

      储备库投入使用时,当地媒体进行了报道。报道称:“颇具战略眼光的徐闻粮食集团公司领导班子抓住火车开通徐闻的契机,积极争取省、市、县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支持,在徐闻火车站旁边征地13333平方米,投资1000万元,从去年4月开始动工兴建能储备1000万公斤的省级现代化粮食储备仓库。”

      李×育那时候雄心勃勃。为进一步完善粮库的配套,他计划投资建设大型粮油综合加工厂和徐闻粮食超市,从而实现收储、加工、批发、零售“四位一体”的经营目标。

      资金冲动

      年管理费120万元不够花

      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原属于徐闻县粮食局管辖,2001年,与粮食局实行人、财、物政企分开,成为一家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经济实体,同时,它也是徐闻县政府实行宏观调控的载体,承储各级粮食储备,军粮供应,地方粮食应急供应等政策性经营及市场粮食经营任务。

      徐闻县粮食集团储备库投入使用后,徐闻粮食集团开始储存省级储备粮。李爵说,储存省级储备粮每月能收取每吨110元的保管费。这笔费用是每半年给一次。

      此外,粮食集团还有6个县级储备粮仓库。“县级储备粮有8088吨,县级储备粮管理费是县财政给的,县里给的就达不到省里标准的每月110元/吨。一年的管理费用,含利息就是120万元左右。”李爵表示。

      徐闻粮食企业集团也难以获得商业银行的资金,银行不会提供贷款,农发行只发放储备粮专项贷款。由于没有额外的贷款,企业运营的其他费用需要企业自身承担。

      李爵认为,如果只依靠储备粮保管费用,不足以确保企业的运行。“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正值全国全省粮食行业改制。”李爵表示。

      广东的粮食系统中,徐闻粮食企业集团是较早改制的企业之一。改制后,徐闻粮食企业集团对下属基层粮站的职工进行安置,解除合同,给他们发放一次性的安置费用。“作为第一个改制的,肯定是有很多问题,在资金管理上也是有很多问题的。”李爵表示。

      除了安置费用,徐闻粮食集团在2002年投资建设大型粮库,这也需要较多的资金。

    触动底线

      建小金库挪用挤占1600万

      于是,当国家补贴难以满足需求,又没有商业银行的贷款时,李×育试图扩大“财源”,获取更多收入。他把目光转向了农业发展银行发放的专项贷款和储备粮。

      广东是用粮大省,产粮小省,目前是全国最大的粮食主销区。2008年,广东总产量和总需求的缺口2527万吨,自给率只有33%,粮食安全保障任务繁重。

    粮食关乎国计民生。专家认为,我国粮食供求关系将长期处于平衡状态,必须始终加强粮食库存监管,始终保持粮食库存真实可靠,以确保国家粮食安全。

      按照规定,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动用省级储备粮。此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骗取、挤占、截留、挪用省级储备粮贷款或者贷款利息、管理费用等财政补贴。

      然而,徐闻粮食企业集团触动了这两条底线。

      经调查,2006年3月至2008年3月期间,徐闻粮食企业集团利用农发行徐闻县支行发放的专项贷款5388.65万元,收购各级储备粮33311吨。此间,李×育在2007年11月召开了一次公司班子会议,讨论储备粮的轮换问题。

      李×育认为,等到上级下达储备粮轮换的任务后,再集中轮换,会造成粮食售价下跌,给企业造成损失。会议作出决定,提前对储备粮进行轮换。同时还决定,为逃避有关部门的监管,将销售储备粮所得收入存放在账外管理,也就是所谓的“小金库”。

      从2007年起到2008年4月,徐闻粮食企业集团未经批准,擅自销售承储的储备粮共13412.4吨,收入2179.54万元。为逃避农发行徐闻支行对信贷专项资金的监管,该公司将销售储备粮所得收入以该公司出纳名字开户,存入徐闻县农村信用合作社,但仍按照库存储备粮33311吨的数量,向农发行填报“仓库粮油支存旬报表”。

      湛江市纪委专案组调查显示,“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自2007年开始陆续擅自销售各级储备粮,但为了规避农发行徐闻支行对信贷资金的监管,防止储备粮抛销空仓的行为被发现,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采取了公款私存、虚设应收款项目、阻挠仓库检查、虚报报表等手段。由于资金脱离了监管,使用起来就随心所欲,被挪用、挤占了1631.41万元,主要挪用为单位安置职工、购买小车、公务接待等。”

      纸包不住火

      政策提价或亏本690万元

      储备粮被擅自销售,如何躲过了有关部门的例行检查?知情人告诉记者,每次在调查组到来之际,该公司往往会以“熏仓”为借口,把仓库门堵死,不让检查组进库查看。

      不过,让李×育没有料到的是,他碰到了国家对粮食的政策性提价。“原来是每斤0.6元,后来最低收购价一下子提高到0.9元。价格一下子提高了,如果按照这个价格补库的话,我们企业要亏本690多万元。”李爵说。

      于是,李×育再也捂不住了。他原本寄希望于县财政,但徐闻县财政困难,请求市财政局紧急预借储备粮补库专款2000万元。湛江市市长随即下令查办此事。

      至今,违规抛销的储备粮仍然没有补齐。目前,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的省级储备粮代储资格被取消。

      一份由广东省粮食局和广东省财政厅联合下发的文件称:“经省联合检查组检查,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公司擅自出库销售省级储备粮、未按时完成2008年省级储备粮轮换任务、挪用省级储备粮贷款的情况属实。”

      文件称:“取消徐闻县粮食企业集团公司省级储备粮代储计划,撤销对该公司做出的代储条件确认的决定,并在3年内不予办理省级储备粮代储条件确认。”

      李爵说,目前在库的省级储备粮还有12173吨。对于这些省级储备粮,广东省粮食局和广东省财政厅联合下发的文件称,将进行公开拍卖。

      继任表态

      拿人家口袋的钱万万不能

      “由于我们违规,从去年6月份到现在,140万元的管理费还没有给,目前度日艰难。我们职工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对剩下的储备粮管理,应该给我们管理费用。至于违规的,上级怎么处罚,我们也愿意接受。”李爵称。

      李爵说,该企业已经连续4个月没有发工资,他不能不考虑企业的生存问题。他连续在徐闻附近县市的粮食储备企业考察过,发现自己企业的县级储备粮管理费用偏低。他向徐闻县政府递交了报告,希望县里能将县级储备粮管理费的标准提高,跟省级储备粮管理费的标准持平。

      对于刚刚发生的案件,李爵表示:“我们是很心疼的,特别是很多干部职工都是靠粮吃饭。我们没有认真履行和省储备粮管理总公司的合同,造成连锁的反应,觉得对不起省粮食管理储备总公司,给政府添了不少的麻烦,也失去了企业的信誉,影响很大。”

      他说,今后要吸取这个教训,要把好自己的口袋关。“不该花的钱不该花,不是自己的钱,我们的手伸入人家的口袋里,拿来给自己花,那是万万不能。企业有困难,那是暂时的,我们自己想办法克服。”

      扯出粮食局长

      徐闻三“玉”全部落马

      湛江市纪委在调查徐闻县粮食局负有监管责任的同时,意外发现了线索,扯出了徐闻粮食局局长李×玉。

      徐闻县粮食局属下的县军粮供应站是经湛江市粮食局批准设立的军粮供应专门机构。由于军粮供应的特殊性,每卖出一吨粮食给部队,国家要给予军供站相应的补贴。李×玉看出其中的门道,利用虚构虚销来骗取国家财政对军供粮的差价补贴。所谓军供粮买进卖出,只是空白交易,没有实际的粮食购销。

      调查发现,2007年10月至2008年8月,徐闻县粮食局向职工借款235.2万元,通过军供站向部队收购军供粮指标1635.4吨,骗取国家财政军供粮差价补贴511.8万多元,已开支488万多元。李×玉负直接责任,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

      除李×育、李×玉被撤职外,农发行徐闻县支行原行长邹×玉被免职。由于两人的名字中都有“玉”,“育”和“玉”同音,于是坊间有人称,徐闻县的“三玉”被破。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广州市公安局、检察院、..
·对监控摄像头拍摄的交通..
·广州市律师协会
·珠水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香港《公司条例》
·中外法律名人名言录(节..
· 在交通事故中被抛出车..
·案外人应通过何种程序对..
·广州大诚房地产评估咨询..
·中介合同违约条款无效,..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