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律师天地 >> 文章正文
案外人应通过何种程序对生效判决确定的执行标的物主张权属?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李民  来源:  阅读:
【问题提示】
案外人对生效判决确定的执行标的物主张权属,是通过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还是通过申请审判监督程序来解决?
【要点提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规定的“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的规定,案外人对于生效判决确定的执行标的物主张权属,应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解决。
【案例索引】
一审: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穗中法民五初字第118号民事裁定(2010726日)。
二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粤高法立民终字第250号民事裁定(2010年11月16日)。
【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银行。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城镇建设开发公司。
200948,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执行公告,就某银行申请强制执行被告某城建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拟对广州市天河区某地块的上盖物X大厦负一层车库1500平方米及第三层全层的房产进行强制执行处理。某公司据此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请求停止对上述房产的执行和处理,并依法解除对上述房产物业的查封等执行措施。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驳回了某公司的执行异议。某公司遂提起本案执行异议之诉。
经查:19941012,某城建总公司与其签订《联营合同》,约定:某城建总公司负责提供土地,某公司负责全部开发建设资金;某城建总公司向某公司收取地价款以及固定联营费,不承担项目建设风险;对于建成的房产物业,某城建总公司仅仅获得物业区北边地下停车场总面积五分之一的车位,房屋建成后的其他一切收益(包括房产物业)全部归某公司所有。某公司提供了全部开发建设资金,是上述房地产的实际投资人和所有权人。某公司已经将上述房产物业的大部分转让或者出租给小业主经营使用,小业主对上述房产物业所享有的合法物权亦应受到法律保护。某公司认为其对上述房产物业享有实体权利,是该房产物业的实际投资人和所有权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等相关法律规定起诉,请求:1、确认广州市天河区某地块的上盖物X大厦第三层全层以及负一层车库的房产属于某公司所有;2、判令某城建总公司立即为某公司办理上述房地产的产权交易、登记等手续;3、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
【审判】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某公司以其与某城建总公司是联营关系,X大厦负一层车库五分之四和第三层全层房产属于某公司所有为由,请求停止对X大厦负一层车库及第三层全层房产的执行并解除查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作出执行裁定,驳回某公司所提的异议。某公司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的规定,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之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照该条款的规定,只有在执行标的与原判决、裁定无关才可以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由执行法院管辖。与原判决、裁定无关是指异议人提出异议所针对的标的物不是判决、裁定指定执行的标的物,而是法院在执行中自行采取执行措施所针对的标的物,异议人所提异议不涉及判决、裁定本身的对错问题,仅涉及对执行标的物的实体权利争议。而本案的X大厦负一层车库及第三层全层已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民事判决中指定的标的物,故某公司对执行标的物主张所有权及办理上述房地产的产权交易、登记手续,显然属于与原判决、裁定有关,而不属于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情形,某公司据此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的执行异议之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规定的条件,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其起诉予以驳回。由于涉案的X大厦负一层车库及第三层全层属于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标的物,某公司对该标的物主张实体权利,实际是认为作为执行依据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有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中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的规定,当某公司主张涉案的瑞达大厦负一层车库及第三层全层属于其因与某城建总公司联营而享有的物权与抵押权人某银行的优先受偿权产生冲突时,应对谁最终享有涉案房产的权利作出认定,故某公司应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解决其权属争议,最终确定对该标的物能否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百零四条、第二百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某公司的起诉。
一审宣判后,某公司不服,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某公司以其作为案外人在原审法院执行某银行与某城建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的过程中,提出执行异议被驳回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上诉人某公司提出异议所针对的执行标的物即涉案的X大厦负一层车库及第三层全层,是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中指定的标的物,根据案件当事人的强制执行申请,原审法院可依据上述生效判决采取执行措施。现上诉人某公司对上述执行标的物主张实体权利,请求原审法院停止已采取的执行措施,实际上是认为上述生效判决有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关于“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上诉人某公司主张对涉案标的物拥有所有权可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解决,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审裁定。
【评析】
本案争议的核心属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改后新增加的第二百零四条的理解和适用问题。该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条款设立初衷是将执行审查权与执行实施权相分离,促进执行公平公正,但是作为一种新型的案件类型,从理念设计转化为审判实践,总会存在理解和适用上的分歧,本案引发出的问题是:对裁判不服,什么情况下走审判监督程序,什么情况下可以走执行异议之诉?
一、并非所有不服执行裁定的案外人均可提出执行异议之诉,如果是基于认为裁定所依据的原判决、裁定错误的,应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无权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在本案中,已经有生效判决确认某银行有权以案涉房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正是基于此判决,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案涉房产进行执行。某公司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主要是认为案涉房产属于其和某城建总公司联营合作关系中协议分配归其所有,其才是所有权人,故要求停止执行。由于有生效判决的判项中确认某银行对案涉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故某银行要求执行的案涉房产实际上属于判决中明确的标的物,某公司对案涉房产主张权利,实际上属于对生效判决中将该案涉房产作为特定的执行标的物持有异议。由于执行程序中并不能对于已生效的法律文书作出否定评判和推翻,亦没有办法解决某公司所称的其对案涉标的物拥有所有权以及生效判决判令某银行对案涉标的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冲突。某公司只能对生效判决申请再审,通过再审重新考虑某公司在联营合作中取得的分成能否对抗某银行的优先受偿权,并进而判断能否支持某银行的优先受偿权。显然,在已有生效判决(裁定)明确某特定标的物为执行标的物的情况下,案外人对该物主张权利,已经不属于执行部门审查和判断冲突的权利哪种优先的范畴,而是属于对生效判决(裁定)不服的问题,依据民诉法第204条的指引,应该是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解决。基于此种考虑,本案作出了驳回某公司起诉的裁定。
二、在执行异议中,案外人的异议属于对原判决、裁定不服的,执行部门没有驳回反而支持了案外人的异议,申请执行人亦不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对于案外人所提执行异议本质上属于对原判决、裁定不服的情形,执行部门没有驳回反而接纳案外人的异议,申请执行人可循何种途径进行救济?这恰恰属于民诉法第204条规定的一个盲点。譬如在本案中,如果执行异议裁定不是驳回而是接纳了某公司的异议,对案涉标的物停止执行,在这种情况下,申请执行人某银行无法再依据第204条规定进行救济。一方面,某银行对于原生效判决中确认其对案涉标的物享有优先受偿权肯定没有意见,也不可能要求去再审该生效判决,因此,其只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要求恢复执行。但是诚如我们上面分析的一样,本案执行中所涉两种权利冲突本质上是对原判决的不服所产生,不属于“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情形,自然不应通过执行异议之诉解决,而应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处理,某银行无权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另一方面,某公司作为案外人所提异议,已被接纳并据此中止执行,只要对方即某银行在十五日内不提执行异议之诉或者再审申请,查封的案涉标的物就可以解封。故某公司更不可能会提执行异议之诉或申请再审。

如上假设可以看出:从权利的平衡来看,应该保护执行申请人对于执行异议不服,同样享有要求审判权来监督的救济权利,但是从法律规定来看,上述情形下申请执行人确不符合第204条规定的救济途径。这是法律规定的盲点,法律应该对此作出进一步明确的指引,进一步完善执行异议之诉的设计制度。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广州市公安局、检察院、..
·对监控摄像头拍摄的交通..
·广州市律师协会
·珠水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香港《公司条例》
·中外法律名人名言录(节..
· 在交通事故中被抛出车..
·案外人应通过何种程序对..
·广州大诚房地产评估咨询..
·中介合同违约条款无效,..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